【全職】一顆蘋果 (葉修與夜未央中心)

。夜未央的姓名為私設

。阿丕生日快樂ㄚ///



01.


    青年拿了擺在桌上的菜單,話說電子菜單已流行不少年,還能在餐廳看到這樣一張明顯是自己手寫和設計的護貝卡實在少見。他迅速掃過內容一遍並飛快地決定先點份三明治和咖啡,遞上菜單以後卻只見吧台前的男子仍是在埋頭做著拉花,等待了好一會兒才終於等到他開口,從語氣裡可以聽出他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可能要請您再稍等一下。」

    青年點了點頭,沒再說話,他看見馬克杯旁放著一張圖片,要說複雜是還挺複雜的,沒記錯的話似乎是哪個球隊的隊徽。青年想這大概是哪個客人額外的要求,而男子顯然也沒打算敷衍,正聚精會神地仿照著圖拉出一個一模一樣的圖騰。

    他也沒催促對方,先是隨意地放下背包,然後在店裡四處轉轉。幾張掛在牆上的合照裡都有那名男子,右下角以筆註記的日期有些已是好幾年前,青年方走進店內時就在猜測男子是不是店長,看來這點已是八九不離十。他能感受得出店裡的擺設經過層層巧思,是那種沐橙她們幾個女孩子很喜歡特別跑一趟還要拍照上傳到微博的那種小餐廳。晃過幾幅繪畫作品以後他回到吧台旁的一個角落,原本沒怎樣特意留心,直到他驚覺眼前擺著是自己何其熟悉,一些紀念書、海報、周邊商品和幾件模型,都擺在一個大大的玻璃櫥櫃裡,看得出來已有一些年代,卻仍算被保存得完善。

    「角落那玻璃櫃裡的都是你的收藏?」他問。

    「嗯,你也知道嗎?年輕時的一個網遊,叫榮耀。」

    「當然,哥我當時可玩了不少年呢。」他沒說,榮耀第一區開服的那天晚上他即有了一個後來陪了他快十年的帳號,而結束營運的那天他數著直至最後一秒:「ID?」

    「用最久的……嗯……是在第十區。」店長仍是沒抬起頭,但從他的語氣聽得出他對於這個話題有著相當的熱情:「夜未央,公會霸氣雄圖。」

    聽到第十區的時候青年表情已有些不對勁,不過店長顯然不可能察覺,甚至他也沒聽見青年在自己報上ID時忍不住出口的那句髒話:「老兄你呢?」

    「這個嘛……」他想報出名號以後對方不知道他是誰才有鬼:「也是第十區,君莫笑,聽過吧?」

    「……哦這樣啊那還真巧……咦──?!」店長的回應很明顯只針對著前面提到的第十區,待他認真思索並反應過來後面三個字代表什麼意思時,各種驚訝、詫異、不敢置信的情緒衝擊之下,原本弄得好好的拉花就這麼被拉歪了,女孩想要的小熊圖樣活生生變成了一隻小兔子。此時店長終於在青年進入店內以後第一次好好抬起頭,而他們看見了彼此的臉。


02. 

 

    要說為什麼他會來到Q市,是因為葉秋前幾天回家就壓了一張機票在他桌電旁的紙鎮下,葉修忙著打字和整理資料的同時也用餘光觀察了一下,葉秋卻只是在摺著方脫下來的西裝外套,經過一日勞碌奔波的他顯得有些疲倦,也因此一直沒有打算先開口說話的意思。

    「這次要去哪?」跟著一起出差這檔事葉修倒是早已習慣,直接就先問了葉秋時間地點。

    「我這幾天要跑一趟Q市,你就跟我一塊去吧?幫忙處理一點事情而已,不會很忙,其它時間你就自由發揮。」

    「哪方面的?」

    「談一個合同,剛好對方也想見哥你一面……樓氏企業的,你應該認識?」

    葉修點點頭,從葉秋手中接過一份待會兒要研讀的資料,而和葉秋不約而同地看了時鐘以後,兩人互望了對方一眼,讀出彼此間難得的默契。葉修存檔後先是起身把機票收進抽屜,然後準備在老媽來敲房門以前和葉秋一起先下樓到餐廳等著晚餐開飯。

    葉秋幾年前結了婚,也在外面買了一棟房子,當然葉修也明白這絕不意味著從今以後他們即聚少離多。事實是他的弟弟仍然三不五時地出現在他面前,一來葉秋和妻子都忙於工作,孩子出生以後幾乎是老爸老媽在幫忙帶,常常一來老家就是半天一天;二來葉修目前的主要工作,就是幫葉秋處理一些公司的事情,常常必須聚在一起做討論公事,沒什麼見不著對方的道理。

    葉修倒沒想過要自己搬出去住,他仍然待在老家,通常一在書房裡忙碌就是一下午,葉秋請他幫忙的事情大多和他二十來歲時常幹的極其相似,例如處理和歸納一些數據、規劃幾個新企劃,或者提出一些問題的解決方案,泰半是用電腦即能完成的工作。他本來就不是很喜歡出門,能常常待在家裡不用一直到處勞碌奔波,葉修也樂得輕鬆。

    現在反而是葉秋比自己少留在老家,因此他偶爾也喜歡調侃上葉秋幾句,你啊什麼時候才要回家?


    要離開書房以前,葉秋又瞄了眼電腦,似乎在檢查葉修有沒有記得關機。然後像是突然發現了什麼似的,有些訝異的轉頭看著正要熄菸的他:「是說你的鍵盤和鼠標沒壞過啊?」

    「這組一年多而已啊。」用個一年多左右很正常吧?葉修覺得鍵盤看上去也還很新,不知道為什麼葉秋那麼驚訝。

    「我怎麼記得是十年前、還是更久以前啊…….你就是用這組了?我對那個紋路設計有點印象。」

    「哦,那個啊……只是同款的。」

    「很好用啊?」

    「嗯……」葉修在想要不要和葉秋解釋些什麼,最後卻只是一句輕描淡寫:「只是用得習慣。」


    葉修一樣用他從年輕時即習慣使用的鍵盤,和那個輕盈的滑鼠,時間過了那麼久還沒停產或許也是奇蹟一樁,儘管隨著科技進步,兩者也都成了老舊的款型,但他並不甚在意,一個先是留給了陳果做紀念,後來再買的不知怎樣壞了,他收到寄來的新鍵盤時才發現自己又在不自覺間買了同樣型號。沐橙偶然間知道這事時還開玩笑似的問他要不要乾脆淘寶拍個一打下來。對於這個建議他或許動過心,但始終沒去實行,或許哪天再也找不著就是再也找不著了。

    那些思緒終究沒在心上停留太久,下樓以後他先是抱起了還在客廳玩積木的小姪子,孩子長得像葉秋,眉宇之間自然也與葉修相似,出門時常被誤認成父子的那種。他小小的手扣著寬厚的肩膀,在對上葉修的眼睛時笑了開懷。


03.


    林宇央好不容易恢復了冷靜,先是一把抓過菜單,看看葉修點了些什麼,發現方才失手的特調咖啡也被勾選以後,連一秒遲疑也沒,直接把有著小兔子拉花的咖啡推到葉修面前。

    「這麼肯定我就要這個圖案啊老闆?」

    「多少當年的帳還沒跟你算呢,肯幫你拉花就該偷笑了!」林宇央倒不像在生氣或者真正介懷那些過往,語氣裡更多的是玩笑性質。

    此時他又低頭忙著重做一杯新的咖啡,葉修則是默默望著那隻其實也算是細緻的兔子,該說多少巧合的事他都遇過,在地鐵上玩打地鼠時被多年前的粉絲認出,或者是和沐橙出去走走時剛好遇上過去熟識的人,但他很少因為這些而有所感觸。不過這幾天實在是太多事件環環相扣了,再見到玻璃櫃裡的大漠孤煙和石不轉手辦,要說沒有幾分情緒波瀾是不可能的。


    幾個小時前,葉修和樓冠寧談完事情以後即離開了辦公大樓,過程還算愉快,雖然他們已經好幾年沒見過面,樓冠寧在過程裡也幾乎只和他談正事,沒提到榮耀甚至是任何一個關於網路遊戲的詞彙。下午三點,他從口袋裡拿出葉秋要他必須隨身攜帶的手機,正想傳個訊息給葉秋問他的事情忙完了沒,倒是已經先看到了葉秋傳來的訊息。

    「我這邊大概要到晚上九點才結束,你先回飯店休息。」

    葉修看到這條信息時腦中浮現是葉秋在飛機上時一臉憂愁的畫面,那個表情跟當年都打包好行李準備離家出走的那個小鬼差不多,估計這次的對手很難纏,但他想葉秋應付起來應該沒什麼問題。

    當葉修再回到家裡的時候,他才發現這個弟弟已經改變了許多,比起過往是更多成熟與穩重。他當時很努力回想記憶裡的葉秋是怎麼模樣,才發現那份腦海中最鮮明的記憶其實距離早已有十餘年之久。那十幾年裡,他丟下家的包袱前進到很遠很遠的地方,葉秋則揹負起更多沉重責任,儘管如此他也從沒停在原點,他們都在向前。只是自己先走到了個終點,折返,然後換一個起點重頭再來。


    他收起手機,抬頭面對Q市七月的炎熱天氣,熱島效應簡直是夢魘一場。鑽進一條小巷以後葉修看見一間招牌上寫著冷氣開放的咖啡廳,當下即做出了決定,他要立即、馬上、迅速地離開這個沒有空調的攝氏37度殘酷世界。推開有些沉重的木門時只看見一名男子在吧台前忙碌,年紀稍長,不像剛出社會的年輕人,大概就是這間咖啡廳的店長。

    ──這是不到半小時前發生的事,一切一如往常,平凡得有些無趣。通常他就是坐在位置上吃點東西、結束、然後走人。但現在他卻和這家店的店長坐在一起聊天,在他點點頭示意自己不趕時間也不介意林宇央坐在旁邊以後。

    「這些年忙些什麼啊?」

    「退役以後當然繼續留在興欣打工啊你難道不知道嗎?」

    「這當然記得啊,我們一幫兄弟當時都快哭出來啦,不過更後來我是真的不知道了,十二賽季還沒結束我就交了辭職信。」林宇央先是表演了一個咬牙切齒的表情,而後侃侃而談起了他當年光景:「當時還有幾個職業選手退役,一兩個感情不錯的同事也要離開,我們老闆還挺霸氣的,說乾脆一起辦場酒會,一群漢子喝到最後都哽咽了起來,霸圖都不霸圖了……啊對了,你要是還有遇上韓隊別說是我說的啊…….那最近幾年呢?過得如何?」

    「還行,住在老家,幫老弟處理公司的事情,空調全天開放,偶爾還可以偷個閒,待遇挺不錯。」葉修想著等等該把話題轉回霸圖的酒會上,他直覺得自己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八卦:「這店面都是你個兒弄的啊?」

    「嗯,這邊從十二賽季全明星賽那天正式開張,當天店裡還轉播了全明星賽。只是我自己倒是沒很認真看就是。」林宇央說道,手裡把玩著那幾張自己仍然一直收得好好的帳號卡。他的店面規模不大,客人並不多,平常沒什麼事要忙時他也會和一些客人聊天,不過像這樣一直滔滔不絕的說些什麼,好像還是第一次。

    該說林宇央其實和葉修並不熟稔,葉修退役以後他們雖然還偶有交集,但也僅止於此,並非什麼共患難的深刻情誼││他印象最深刻的,甚至是最開始在第十區被葉修搞得雞飛狗跳的那段日子:「這張就是夜未央的……好幾年以後我打電話去問我們老闆的,他說卡片還留著,也沒什麼用處了,我想要的話可以給我。」


    十一賽季結束後,他和幾個職業選手和同事一起離開了霸圖,當天早上他們是搭同一輛車到地鐵站的。倒沒太多迷惘,他早清楚自己在出了地鐵站以後要往何處而去,一間他剛租下來的新店面,在店租不貴的小巷子內。大學時他主修管理,同時也在咖啡店打工,和老闆學煮咖啡,起先只是想賺點零用錢,沒想到後來學出了興趣,一待就是四年。當時打工和學習以外,他唯一的興趣就是偶爾和室友一起打打遊戲,無聊時還會開個副本實況,幾個人就在略嫌擁擠的共租公寓裡又是互相吐槽又是慘叫。

    畢業前幾個月他收到了一則邀請,於是畢業那天他搬出共租公寓也不是回老家,而是直接拎著行李就搭地鐵到Q市,再轉車到榮耀聯盟的霸圖俱樂部──當然不是做職業選手,他很清楚自己是沒那個本事,何況那也從來不是他的夢想或人生規劃。然後那年的十二月一號,他收到了一張全新的帳號卡,當時的公會會長找他談了談,說希望他到新區幫忙,林宇央很爽快地答應了,拿到帳號卡時他才發現自己還是第一次這樣好好看著榮耀帳號卡的包裝,黑色的紙盒,上面的字是還是燙金的,相當精緻。沒好好見過是因為他第一張卡是大學那群朋友送的生日禮物,他們為了製造驚喜直接把卡塞在他的皮夾,因此而被抽走的那張卡還是他當年存了最多錢的那張金融卡。

    他把外包裝拆掉回收以後拿著帳號卡回到自己工作的電腦前,熟練的插卡與登錄。再來的動作他倒是停頓了許久,第一個命名介面,游標在空白的輸入欄裡一閃一閃,說到底有的時候弄出一個不會讓自己後悔的ID好像是玩遊戲裡最困難的事。他反覆打著幾個語彙卻一直沒有定下一個結論,然後想到那張當年失蹤的金融卡,一個後來滿臉無辜的台灣室友,和一首那傢伙最愛唱的老歌。那首歌的意思他還挺喜歡,頗符合霸圖該有的氣度,而且有一個字剛好就和他的本名一樣。


    夜未央。

    

04.


    林宇央想過榮耀對他而言有著怎樣意義,當然不是一開始,他並非心思那麼細膩的人。而是遊戲都結束營運好幾年以後,他準備又一次搬家,開始整理房間的物品時,看到那一箱收藏才想到的問題。  

    剛開始玩榮耀是因為大學的室友,每次他打完工回宿舍,總是看到一個個人都乖乖的窩在電腦前打遊戲,甚至連問要不要吃個消夜都沒有回應。雖然跟黏死在電腦上沒兩樣的室友讓他頗不耐煩也沒少過冷言冷語,但林宇央看他們玩久了也對遊戲產生了興趣,偶爾也會和他們聊上幾句,再後來就是生日時那張帳號卡,說是和他們同一區的,以後就可以一起打副本。

    他看了看隊友幾個人的職業,缺了個治療,就乾脆往這方向轉職了。後來又因為身為Q市人,以及霸圖有一個全明星治療的關係,他成為了霸圖戰隊的粉絲,也加入了他們的公會霸氣雄圖。治療輸出不高所以感受不深,但林宇央仍漸漸感覺得出朋友與他之間遊戲操作技巧的差距。只是他仍覺得無所謂,他還是很喜歡和室友們一起遊戲,那幾乎是他們幾人之間,最能代表大學四年的語彙。


    他想到霸圖那群選手,榮耀的意義對他們而言絕對很不一樣,林宇央打榮耀沒那麼多包袱,只求盡自己工作的職責,和一點和死黨之間的回憶。但職業選手們……一頁頁訪談只要有興致他其實都會翻,榮耀之於他們幾乎像是在燃燒生命的全部,林宇央覺得那種感覺很難想像,卻又好像或多或少能夠明白。

    遊戲結束營運的那天他看見了微博上一篇篇倒數和感想,他連十一賽季那年六月的酒會都沒哭過,卻在看到刷滿頻的留言時溼了眼眶。

    儘管那時他已經沒有什麼時間玩榮耀,每天工作回家幾乎是累得倒頭就睡。

    後來又一次搬家時他想著乾脆就把收藏都擺出來吧,一個人騎著機車就把那箱大得有些過份的紙箱載到離家幾公里遠的咖啡廳,百度了一下大家推薦的店家,爽快地打了通電話,當天下午就有人來裝玻璃櫃。不過他的咖啡廳客層以年輕學生居多,當然沒聽過什麼榮耀,多半也只是好奇的看了幾眼。


    然而那些久遠以前的記憶仍是好好的在玻璃櫃裡,等待擁有相同語言的人出現。


05.

    「和當年玩榮耀的那些人還有聯絡嗎?」

    「怎麼這樣問?」

    「我是和那時幾個兄弟漸漸散了,沒什麼人可以聊聊懷念的事,所以店裡擺了當年收藏。雖然那段時間不長,但很特別。」

    「……選手裡幾個感情好的偶有連絡,但沒那麼常聊當年發生些什麼。」葉修沒說,或許那也是因為他性格使然,習慣不去懷抱太多感傷。

    「跟你要個聯絡方式可以嗎?君莫笑。」

    「順便一個簽名?」

    「也好。」林宇央微笑。


    當天下午他們聊了很多關於榮耀的事,葉修接到葉秋的電話問他人在哪有沒有打算一起吃個消夜時,才驚覺自己好像真沒怎麼和人好好說過這些,還一談就像停不下話題一般聊了好幾個小時,也算是見鬼了吧他想著。

    又或者是那早已蟄伏許久的心緒,早等著被一吐為快。

    林宇央送了葉修到店門口,他是今天最後一個走的客人。

    「路上小心。」

    「嗯。」

    「再見。」

    「再見。」


    離店以前林宇央走到擺著收藏的玻璃櫥櫃旁,直覺得今天或許還真像做夢一場,比起很久很久以前,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小伙子在網遊裡幫忙打工,然後遇上來搗亂的職業大神,還要來得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他不像平常一樣直接關掉總電源,而是將電源開關一個一個關上,最後他來到一盞小燈前,那石不轉掛於胸前的十字星,在柔黃的燈光下閃閃發亮。


    







    寫一頁莽撞,我們的篇章,曾經如此輝煌。



fin.





大概是個小後記

夜未央和葉修的個性可能都和原作不太一樣吧?曾經想過要盡量模仿原作說話的口吻,但後來想想……在文中仍然考慮了後來經歷過的人生經驗與年紀成長,而從中去做一點性格上的調整。

《一顆蘋果》,我覺得文中兩人其實都算是有達成自己階段性目標的,但有完成的夢想,也有一些小小遺憾。這首歌給我的感覺還有概念很接近我想要表達的想法。

這是我第一篇關於全職的創作,小段子不算的話,希望大家會喜歡:)(#

我們下次見!

2014.9.6    弗夜


 


评论(1)
热度(11)

© 流光瞬息 | Powered by LOFTER